浅论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

发布于:2021-09-13 13:15:07

浅论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 摘 要:新《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设立专章,从法 律的角度要求不仅要教育、 感化、 挽救, 同时还必须坚持 “教育为主、 惩罚为辅”的立法指导思想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体现。未成年人犯 罪程序中的律师辩护权、法庭审理程序的不公开进行、犯罪记录封存 与有效矫正,这几项措施对于未成年犯罪人有非常大的帮助,同时也 存在一些问题,需要不断地加以完善,才能真正有效地实现未成年犯 罪人的权利保护和挽救未成年犯罪人。 关键词:律师辩护权;不公开审理;记录封存 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中明确了对于未成年人要有指定辩护、慎用 强制措施、附条件不起诉、犯罪记录封存等内容,这些给予未成年犯 罪人更多诉讼的权利。 一、人性化指导思想下的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 新《刑事诉讼法》对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设立专章,从法律的角度 要求不仅要教育、感化、挽救,同时还必须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 辅”的立法指导思想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体现。 更加注重人性化是此次指导思想的特点,有许多措施体现出了人性 化,主要方面如下:一是司法机关人员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 要有专门人员负责, 这些人员要从心理学角度能够懂得未成年人的身 心特点,同时还要保障他们能够使诉讼权利得到应有的实现。二是规 定法律援助机构在接到其他司法机关的通知, 尤其是人民法院和人民 检察院的通知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 被告人提供辩 护,法律援助机构必须办理援助。三是听取建议权,这里准确地说其 实就是要让律师参加进来,当逮捕由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做出 时,应当提前告知未成年人的辩护律师,听取律师的意见这样一来就 加大了未成年人权利的有效保护; 综上而言,上述规定是在我国实务工作试点中得到的,是“宽严相济 刑事政策”的反映,如果这些好的规定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那么未 成年的保护就会加大许多,作为未成年人犯罪诉讼程序的指导思想, 司法机关和律师都必须深入理解, 只有从这种指导思想出发才可以真 正维护未成年犯罪人的权益,才能够挽救这些走上犯罪道路的人,才 能够使法制化得以更好实施。 二、未成年人犯罪程序中的律师辩护权 关于律师对于未成年犯罪人的帮助方面新 《刑事诉讼法》 中规定, “未 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在适用逮捕措施时要有严格限制,批捕 之前,要听取律师的意见。法律援助机构在接到司法机关关于未成年 犯罪人没有委托律师的,应该指派律师为其辩护。 ” 首先,律师享有辩护权,为那些未成年犯罪人实施法律咨询,辩护具 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例如, 某县关于一起未成年人团伙多次盗窃案中, 有律师为其辩护的,就能够查清许多案件情况,明确究竟多次犯罪中 该人是否实际参加, 由于是团伙作案, 有些同案犯因为逃避法律制裁, 供述案件经过时,推脱责任,结果使他人犯罪情节严重,而对于其他 未成年人不懂法律,不了解社会现实,往往不予否认,讲究所谓的江 湖义气,认为有些盗窃没参加被认定到自己身上无所谓,最终就会导 致团伙中不同身份的认定错误, 而这些不予否认的又往往是律师辩护 的重点,也是犯罪人得以从轻,减轻的关键。为保证未成年人的辩护 权, 一方面法院应当及时告知未成年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委托律师 为其辩护。实践中,有些未成年不敢提出委托辩护人的主张,审判人 员应该予以解释说明,消除其顾虑。另一方面,当未成年被告人未委 托辩护人或未找到合格人选的辩护人时, 法院应该为他指定提供法律 援助的律师。 其次, 当未成年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再次当庭拒绝重新委托的辩护 人或由人民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进行辩护的,根据《关于审理未成年 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 26 条第三款,法院一般不予准许。但法 院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于未成年被告人的再次辩护拒绝,法院应 听取其拒绝理由的陈述, 如果辩护人确实不称职或虽称职但其行为不 利于未成年被告,法院应更换他人;如果辩护人尽职尽责,能有效地 做好辩护工作,法院应驳回未成年被告的辩护拒绝,确保辩护人继续 履行法律义务。毕竟,法院代表国家不仅有义务为未成年人提供法律 帮助,而且有义务保证他人辩护权的真正实现。 三、法庭审理程序的不公开进行 未成年人有其特殊的身心特点,他们界于儿童和成年之间,生理变化 明显;心理上则处于从幼稚趋向成熟的过渡时期。这个年龄阶段的未 成年人是非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较弱,行为带有盲目性和自发性,并 且易受外界因素的影响,故其行为又存在较大的可塑性。这些决定了 未成年人犯罪亦有其特殊的发生和发展规律: 由于社会上各种不良因 素的侵蚀,未成年人容易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他们正处于人生观和世 界观的形成时期,接受一定的教育、改造,易矫正违法犯罪行为,回 归正常状态。意大利著名古典刑法学家贝卡里亚曾说过,法律根据犯 罪的轻重程度缩短或延长时效时间和查证时间, 使自我监禁和自行流 放成为刑罚的部分。 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无法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在众多诉讼参与 人和其他新闻媒介的场合, 他们难以正确陈述案件事实和充分行使无 罪、罪轻的辩护权。另外,未成年人来日方长,事*淝巴痉⒄怪 益的隐私权、姓名权等人身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我国《刑事诉 讼法》 第 152 条第二款规定, 未成年的犯罪案件一般是不公开审理的, 甚至还有不得公开审理的,2001 年 4 月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审理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 11 条第二款指出, “对在开庭审理 时不满 18 周岁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一般也不公开。如果有必要公 开审理的必须经过本院院长批准,并且应限制旁听人数和范围” 。 针对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 和特殊地位对于他们的犯罪行为实施不公 开审理是非常有必要的,一起团伙作案中,一些未成年人往往就由于 一些成年人的参加,影响他们的正常审判,不能够很好地陈述案情, 有些情况下更是出现随意性,将案件纠缠至复杂性,如果没有辩护律 师的仔细引导,就会对案件造成巨大的影响, 未成年人犯罪可能是很多方面的原因,尤其是家庭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