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D机械通气指南

发布于:2021-09-19 12:07:28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患者的机械通气指南(2007)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患者的机械通气指南(2007)
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PD)是 一种常见的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患病人数多,病死率高,严重影响患者的劳动能 力和生活质量。2002 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的资料显示,COPD 是目前世界 上死亡的第 5 位病因,预计到 2020 年,COPD 将成为第 3 位死亡病因。COPD 急性 加重 (AECOPD) 合并呼吸衰竭是导致 COPD 患者住院最重要的原因, 加强对 AECOPD 的防治,特别是提高机械通气技术的应用水*,对提高 AECOPD 合并呼吸衰竭的 抢救成功率具有重要意义。*年来,临床上应用机械通气治疗 AECOPD 取得了显 著进展,极大地改变了这类患者的治疗面貌。为规范我国 AECOPD 机械通气治疗 的操作,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结合*年来的国内外进展制定本指南。 指南中的推荐意见依据 2001 年 ISF 提出的 Delphi 分级标准(表 1)。指南涉 及的文献按照研究方法和结果分成 5 个层次,推荐意见的推荐级别按照 Delphi 分级分为 A?E 级,其中 A 级为最高。
表 1 Delphi 分级标准 推荐级别 A B C D E 研究课题分级 I 大样本,随机研究,结论确定,假阳性或假 阴性错误的风险较低 II 小样本,随机研究,结论不确定,假阳性和 /或假阴性的风险较高 III IV V 非随机,同期对照研究 非随机,历史对照研究和专家意见 系列病例报道,非对照研究和专家意见 至少有 2 项 I 级研究结果支持 仅有 1 项 I 级研究结果支持 仅有 II 级研究结果支持 至少有 1 项 III 级研究结果支持 仅有 IV 级或 V 研究结果支持

1

一、 COPD 所致呼吸衰竭的病理生理基础
COPD是一种具有气流受限特征的疾病,其气流受限不完全可逆,呈进行性发 展,与肺部对有害气体或有害颗粒的慢性异常炎症反应有关 。 慢性炎性反应累及全肺,在中央气道(内径>2-4mm)主要改变为杯状细胞 和鳞状细胞化生、粘液腺分泌增加、纤毛功能*俅脖硐治人浴⒖忍担煌 周气道(内径<2mm)的主要改变为管腔狭窄,气道阻力增大,延缓肺内气体的 排出,造成了患者呼气不畅、功能残气量增加。其次,肺实质组织(呼吸性细支 气管、肺泡、肺毛细血管)广泛破坏导致肺弹性回缩力下降,使呼出气流的驱动 压降低,造成呼气气流缓慢。这两个因素使COPD患者呼出气流受限,在呼气时间 内 肺 内 气 体 呼 出 不 完 全 , 形 成 动 态 肺 过 度 充 气 ( dynamic pulmonary hyperinflation, DPH)1,2,3。由于DPH的存在,肺动态顺应性降低,其压力-容 积曲线趋于*坦,在吸入相同容量气体时需要更大的压力驱动,从而使吸气负荷 增大。 DPH时呼气末肺泡内残留的气体过多,呼气末肺泡内呈正压,称为内源性呼 气末正压(intrinsic positive end-expiratory pressure, PEEPi)
3,4 1

。由于

PEEPi存在, 患者必须首先产生足够的吸气压力以克服PEEPi才可能使肺内压低于 大气压而产生吸气气流,这也增大了吸气负荷 。肺容积增大造成胸廓过度扩张, 并压迫膈肌使其处于低*位,造成曲率半径增大,从而使膈肌收缩效率降低,辅 助呼吸肌也参与呼吸。但辅助呼吸肌的收缩能力差,效率低,容易发生疲劳,而 且增加了氧耗量2,6。 COPD急性加重时上述呼吸力学异常进一步加重,氧耗量和呼吸负荷显著增 加,超过呼吸肌自身的代偿能力使其不能维持有效的肺泡通气,从而造成缺氧及 CO2潴留,严重者发生呼吸衰竭。COPD急性加重的原因包括支气管-肺部感染、肺 栓塞、肺不张、胸腔积液、气胸、左心功能不全、电解质紊乱、代谢性碱中毒等, 其中支气管-肺部感染是最常见原因1,7,呼吸衰竭的发生与呼吸肌疲劳和痰液引 流不畅两方面因素有关。因此,在这类患者应用机械通气的主要目的包括:改善 通气和氧供,使呼吸肌疲劳得以缓解,并设法减少DPH及其不利影响2,3,8;通过 建立人工气道以利于痰液的引流,在降低呼吸负荷的同时为控制感染创造条件。 在AECOPD的早期,患者神志清楚,咳痰能力尚可,痰液引流问题并不十分突
5

2

出,而呼吸肌疲劳是导致呼吸衰竭的主要原因7,9,此时予以无创正压机械通气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NPPV)早期干预可获得良好 疗效。若痰液引流*蛴行ㄆ荒鼙U鲜保杞⑷斯て佬杏写凑够 通气(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IPPV)以有效引流痰液和提 供较NPPV更有效的通气。一旦支气管-肺部感染或其他诱发急性加重的因素有所 控制,自主呼吸功能有所恢复,痰液引流问题已不是主要问题时,可撤离IPPV, 改用NPPV以辅助通气和进一步缓解呼吸肌疲劳。实践表明,有创-无创序贯通气 行之有效
10-13

,已成为AECOPD 机械通气的实用方法。

二、无创正压机械通气
NPPV 是指患者通过鼻罩、口鼻面罩或全面罩(full face mask)等无创性方 式将患者与呼吸机相连进行正压辅助通气, 与气管插管和气管切开等有创的连接 方式存在显著区别 。相比常规治疗而言,NPPV 可降低 AECOPD 的气管插管需求 率、住院时间以及院内病死率 15。
14

(一) 适应证与禁忌证
1. 适应证 多项 RCT 16-24 及荟萃分析 15,25-27 均显示, 与常规治疗相比, NPPV 应用于 AECOPD 成功率可达 80-85%。绝大多数研究提示有效的 NPPV 治疗可在短时间内(通常为 1-6 小时)使其 pH 增高、PaCO2 降低、呼吸困难程度下降,长时间应用可降低气 管插管率,缩短住院时间。因此,NPPV 可作为 AECOPD 的一项常规治疗手段。而 早期 NPPV 成功率高达 93%,延迟 NPPV 的成功率则降为 67%19。 如何选择合适的病例进行 NPPV,是成功应用 NPPV 的关键 9。NPPV 并非对所 有的 AECOPD 患者都适用,不恰当地应用 NPPV 会延误 IPPV 的时机,因此,患者 应具备行 NPPV 的一些基本条件,其中意识、咳痰能力、血流动力学状态和患者 主观及客观配合 NPPV 的能力最为重要(表 1)28。

表1

NPPV应用于AECOPD的基本条件28

合作能力 神志基本清楚,依从性好,有一定的配合和理解能力
3

气道保护能力 分泌物少或自主咳嗽咯痰能力较强 血流动力学 稳定或仅需较少量的血管活性药物维持

多项 RCT

17-21

均针对中度呼吸性酸中毒(7.25<pH<7.35)及有呼吸困难表现

(辅助呼吸肌参与呼吸、 呼吸频率>25 次/分) AECOPD, 的 与常规治疗相比, NPPV 取得了显著疗效。无论是即时效应(NPPV 短时间应用后呼吸困难症状和基本生 命体征,血气指标) ,还是整个住院期间的疗效(气管插管率、院内/ICU 病死率、 住院/住 ICU 时间)均有明显改善。Bardi29 等随访 1 年的研究中还发现 NPPV 治 疗后可降低该组患者 1 年内的再次住院率。 对于 pH≥7.35 的 AECOPD 患者, 由于其通气功能尚可, PaCO2 处于较低水*, pH 处于代偿范围,传统的做法是不给予呼吸支持,而仅以常规治疗。最*一项 在普通病房早期应用 NPPV 治疗 AECOPD 患者的多中心 RCT 中, 根据血气指标进行 亚组分析后提示,对于 pH≥7.35 的患者,在入选后 2 小时即可出现呼吸频率降 低,辅助呼吸肌的参与减少,后期气管插管率较对照组明显降低(2.8% vs 11.3%,p=0.047) 。作者推测可能与 NPPV 早期使用缓解呼吸肌疲劳、防止呼吸功 能不全进一步加重及提高患者的自主排痰能力有关 7。多项研究也表明,NPPV 对 这类存在 DPH 的患者,可以降低其吸气做功,达到缓解呼吸肌疲劳和改善通气功 能的目的
30,31



对于 AECOPD 所致严重的高碳酸性呼衰患者, 有学者认为 NPPV 失败率和死亡 率较高 32,33,对这类患者行 IPPV 可能更为有效 32。但在一项 RCT 中,49 例常规治 疗无效出现严重呼吸性酸中毒的 AECOPD 患者(pH 7.20±0.05, PaCO2 85±16 mmHg)被分为 NPPV 组和 IPPV 组,结果发现两组患者气体交换都有明显改善,两 组机械通气时间、并发症发生率、住 ICU 时间、ICU 病死率和院内病死率均相似
34

。 在酸中毒更为严重的 64 例 AECOPD 患者 (pH 7.18±0.05, PaCO2 104±14 mmHg)

中应用 NPPV,并选取疾病严重程度类似的既往行 IPPV 的 64 例 AECOPD 患者进行 病例对照研究,NPPV 组有 40 例患者失败后改用 IPPV,病死率、机械通气时间、 住 ICU 时间在两组间无显著差异 35。国内的研究也有类似发现 36。需要注意的是, 上述三项研究均有较为严格的排除标准,相当一部分患者因为不具备使用 NPPV 的基本条件而被排除在研究之外,并且都在具有良好监护条件的 ICU 内进行,但
4

NPPV 失败率仍较高(25%-63%)34-36。而对于 GCS<11 分,APACHE II>29 分,呼 吸频率>30 次/分,并且 pH<7.25 的患者应用 NPPV 失败的可能性高达 50% 。因 此,对于严重高碳酸性呼衰患者,在具备较好的监护条件和经验丰富的单位,可 在严密观察的前提下应用 NPPV, 但应用 1-2 小时无明显改善则须及时改用 IPPV37。 对于出现意识水*改变的患者,在一项对 153 例 COPD 患者进行 5 年的病例 对照研究后发现,如果伴有严重意识*↘elly-Matthay 评分大于 3 分) ,其
38 病死率则高达 50%,故不应在这类患者中使用 NPPV 。 37

当 IPPV 条件不具备或患者/家属拒绝有创正压通气时,NPPV 可在一部分患 者中获得成功, 亚组分析提示 AECOPD 成功率可达 50%-60%39-41, 高于其他病种 (如 晚期肿瘤、肺炎等) ,因此,对这类患者可考虑使用 NPPV。

的常规治疗手段。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 1:NPPV 是 AECOPD 的常规治疗手段。[推荐级别:A 级] 应注意意识、咳痰能力、 推荐意见 2:对 AECOPD 患者应用 NPPV 时,应注意意识、咳痰能力、血流动力学 状态和主观及客观配合能力。 推荐级别: 状态和主观及客观配合能力。[推荐级别:E 级] 对于病情较轻( pH>7.35,PaCO2>45mmHg) 推荐意见 3:对于病情较轻(动脉血 pH>7.35,PaCO2>45mmHg)的 AECOPD 患 NPPV。 推荐级别: 者宜早期应用 NPPV。[推荐级别:C 级] 对于出现轻中度呼吸性酸中毒(7.25<pH<7.35) 推荐意见 4:对于出现轻中度呼吸性酸中毒(7.25<pH<7.35)及明显呼吸困难 患者, (辅助呼吸肌参与、呼吸频率>25 次/分)的 AECOPD 患者,推荐 辅助呼吸肌参与、呼吸频率> NPPV。 推荐级别: 应用 NPPV。[推荐级别:A 级] 对于出现严重呼吸性酸中毒(pH<7.25) 患者, 推荐意见 5:对于出现严重呼吸性酸中毒(pH<7.25)的 AECOPD 患者,在严密 观察的前提下可短时间(1-2h)试用 NPPV。[推荐级别:C 级] 观察的前提下可短时间( 2h) NPPV。 推荐级别: NPPV。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 6:对于伴有严重意识* AECOPD 患者不宜行 NPPV。[推荐级别:D 级] 2. 禁忌证及相对禁忌证 NPPV的禁忌证主要基于多项RCT所采用的排除标准来制定16-24。气道保护能力 和自主呼吸能力较差,以及无法应用面罩的患者均为NPPV禁忌证,包括:①误吸 危险性高及气道保护能力差,如昏迷、呕吐、气道分泌物多且排除*龋虎谛 跳或呼吸停止;③面部、颈部和口咽腔创伤、烧伤、畸形或*期手术;④上呼吸 道梗阻等。
5

NPPV相对禁忌证:①无法配合NPPV者,如紧张、不合作或精神疾病,神志不 清者;②严重低氧血症;③严重肺外脏器功能不全,如消化道出血、血流动力学 不稳定等;④肠梗阻;⑤*期食道及上腹部手术。

(二)

NPPV 呼吸机及各配件的功能要求

1. NPPV 呼吸机的选择 理论上讲,具有完善监测与报警功能的大型多功能呼吸机(critical care ventilator)以及专用无创呼吸机均可用于NPPV。前者的优点除了完善的监测与 报警外,还能够提供精确的高浓度氧气吸入,但其设计特点是属于高压力低流量 系统,在密封不漏气的条件下工作比较理想,而对漏气的补偿能力比较差, 呼吸 回路(特别是面罩)存在较明显漏气时对自主呼吸的同步追踪能力差,引起人机 不协调42,甚至导致呼吸机不能正常工作。因此,选用时应该慎重考虑。后者设计 的特点是高流量低压力系统,对漏气的补偿能力比较好,在管路存在漏气时对自 主呼吸的同步追踪能力强,且其价格较低廉,使用简便和体积小,容易搬动,为施 行NPPV主要的呼吸机型。其缺点是监测和报警系统尚不够完善。 由于应用压力控制/压力支持通气模式可辅助 AECOPD 通气,在一定程度上 缓解呼吸肌疲劳; 外源性 PEEP 可对抗小气道的动态塌陷, 并减少吸气做功
2,4,43



因此,AECOPD 患者应选用兼具有吸气和呼气相正压功能的呼吸机 14。单纯 CPAP 型呼吸机虽可降低 AECOPD 患者吸气功耗,但改善通气的作用有限。

2.面罩的选择 面罩的合理选择是决定NPPV成败的关键因素44。在一些情况下,面罩不合适 往往是造成NPPV失败的重要因素14:面罩过大或与患者的面型匹配不好,容易造 成漏气量增大,进一步导致患者不易触发/终止呼吸机送气45。面罩扣得过紧,又 容易导致患者不适和局部皮肤压伤。因此,应准备不同种类和型号的鼻罩/口鼻 面罩以供不同情况使用,而合理地调整面罩的位置以及调整固定带的张力(一般 以扣紧头带后能于面颊旁轻松插入一至两指为宜)可在减少漏气的同时,又能提 高患者对面罩的耐受性和通气的有效性。 常用的面罩有鼻罩和口鼻面罩,鼻罩更舒适,胃胀气发生率低,但易经口漏

6

气。由于AECOPD患者往往存在张口呼吸,临床多选用口鼻面罩,若病情改善后还 需较长时间应用NPPV时可更换或交替使用鼻罩 。 NPPV,应注意选择适宜种类与型号的鼻罩和口鼻面罩。 推荐意见 7:为成功施行 NPPV,应注意选择适宜种类与型号的鼻罩和口鼻面罩。 [推荐级别:A 级] 推荐级别:
14

3.呼气装置的选择 不同的呼气装置的重复呼吸量不同,选择良好的呼气装置以减少重复呼吸, 对于伴严重CO2潴留的AECOPD患者来说有一定价值。目前国内临床上常用的NPPV 呼气装置包括*台阀(plateau valve) 、侧孔(port)以及静音阀(whisper swivel)。在避免CO2的重复呼吸方面,*台呼气阀应用价值最大46,47。但*台阀上 的硅胶膜在长时间使用过程中可出现弹性降低、粘连等情况,应定期检查并及时 更换。将面罩自带的排气孔打开也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CO2的重复呼吸,但会增 加漏气46。国内设计制作的防重复呼吸面罩亦被证实有较好的减少重复呼吸的作 用48。

(三)

操作环境

实施NPPV的场所应具备一定监护条件(至少应包括对基本生命体征、血气和 SpO2的监测) 。此外,操作者(医师、护士和呼吸治疗师)应用NPPV的经验也是 影响NPPV疗效的重要因素, 要求对NPPV有一定认识及了解, 能指导患者应用NPPV, 协助患者咳嗽排痰,具有对人机协调性、漏气等问题进行监测、处理以及及时判 断NPPV失败的能力。在Plant21的研究中,所有的参与者均接受8周的理论和实践 培训以保证临床应用的质量。另外,多项指南均提及应由一位熟识NPPV应用技术 的呼吸专科医师负责整个NPPV的工作以提高成功的可能性14,15,49。 目前没有直接比较NPPV在不同科室中应用疗效差别的RCT,大多数研究都在 ICU内进行17-20,22,23。两项在普通病房内的多中心RCT16,21结果表明:与常规治疗相 比,NPPV显著地降低了气管插管率和院内病死率。但在pH<7.3亚组中,普通病 房内的治疗效果不及ICU21。因此,美国和英国胸科医师协会先后推荐:对于pH <7.3的患者,不宜在普通病房内行NPPV。另外,若患者存在严重合并症(如肺 炎、哮喘、严重低氧血症等) ,气管插管可能性较大,为避免延误病情,最好在

7

ICU内行NPPV,以便于需要时及时改换为IPPV14。 由于上机初期(第一个8小时)比后期(第二个8小时)需要更多的床旁观察 时间 ,加之应用NPPV后数小时内的疗效与NPPV的成功与否明显相关 开始应用NPPV的一段时间内需要有专人负责监护和治疗。
16 28,29,37

,因此

应配备必要监护设施以及经过培训的医护人员, 推荐意见 8: AECOPD 实施 NPPV 应配备必要监护设施以及经过培训的医护人员, 对 的早期应有专人床旁监护。 推荐级别: 在应用 NPPV 的早期应有专人床旁监护。[推荐级别:E 级]

(四)

操作技术

1. 患者的教育 与IPPV不同,NPPV更强调患者的主动合作和舒适感,对患者的教育可以消除 恐惧,争取配合,提高依从性和安全性。教育的内容包括:讲述治疗的目的;NPPV 治疗过程中患者可能出现的感受(因正压通气可能导致的不适等);指导患者有 规律地放松呼吸,NPPV中如何咳痰和饮食;有不适时及时通知医务人员;面罩连 接和拆除方法,特别是在紧急情况下(如咳嗽、咳痰或呕吐时)拆除面罩的方法, 等54。

2. 呼吸机与患者的连接 连接的舒适性、密封性和稳定性对疗效和患者的耐受性影响很大。因此,除 应准备好不同大小的鼻罩和口鼻面罩供患者试用,还应注意固定带适宜的松紧 度,尽量减少漏气及避免面部皮肤破溃。目前常用4条或3条固定带进行固定,与 4点固定相比,3点固定符合力学原理,压力分布最均匀,密闭性和舒适性更好,佩 带方便50。使用面罩时,应先在吸氧或者低的气道压(如4cmH2O的CPAP)状态下将 面罩连接稳固舒适后,再连接呼吸机管道或增加气道压。否则骤然升高的气道压 会使患者明显不适。

3. 通气模式的选择与参数调节 常用 NPPV 通气模式包括:持续气道正压(CPAP) 、压力/容量控制通气 (PCV/VCV) 、比例辅助通气(PAV) 、压力支持通气+呼气末正压(PSV+PEEP,通

8

常所称双水*正压通气即主要为此种通气模式) ,其中以双水*正压通气模式最 为常用
16-24



如何为患者设定个体化的合理治疗参数十分重要。 压力和潮气量过低导致治 疗失败, 但过高也将导致漏气和不耐受的可能性增加。 一般采取适应性调节方式: 呼气相压力(EPAP)从 2~4cmH2O 开始,逐渐上调压力水*,以尽量保证患者每 一次吸气动作都能触发呼吸机送气;吸气相压力(IPAP)从 4~8cmH2O 开始,待 患者耐受后再逐渐上调,直至达到满意的通气水*,或患者可能耐受的最高通气 支持水* 。 4. 监测、停用及撤离 . 监测、 通过密切的综合临床监测,判断疗效,发现治疗过程中的问题和可能出现的 不良反应,及时处理和调整,是提高患者的耐受性和疗效的重要因素,也是避免因 NPPV 治疗无效而延误插管的重要措施。监测应包括的内容如表2所示
14,49,50 49



表 2 一般生命体征 呼吸系统

NPPV治疗AECOPD时的监测内容

一般状态、神志等 呼吸困难的程度、呼吸频率、胸腹活动度、辅助呼 吸肌活动、呼吸音、人机协调性等

循环系统 通气参数

心率、血压等 潮气量、压力、频率、吸气时间、漏气量等

血气和血氧饱和度 SpO2、pH、PaCO2、PaO2等 不良反应 胃肠胀气、误吸、罩压迫、口鼻咽干燥、鼻面部皮 肤压伤、排痰*⒉荒褪堋⒖志(幽闭症)、气压 伤等

应特别注意对临床表现、SpO2 和血气指标三方面进行监测。如果 NPPV 有效, 在应用 NPPV1-2 小时后患者的呼吸困难、呼吸频率、心率以及精神状态均有改善
14

,否则,提示肺泡通气量不足,这可能与呼吸机参数设置(吸气压力、潮气量)

过低、管路或面罩漏气等有关,应注意观察分析并及时调整。SpO2 是观察 NPPV 后氧合变化比较简便易行的方法,特别是对于 AECOPD 患者,更强调控制性氧疗,
9

在 NPPV 治疗初期应持续监测 SpO2 以指导调节吸入氧浓度/流量,使 SpO2 维持在 90%左右 。此外,在 NPPV1-2 小时后进行血气分析是判断 NPPV 疗效比较确切的 指标
28,29,37 14

。若血气指标无明显改善,需进一步调整参数或检查漏气情况,4-6

小时后再次复查血气指标,若仍无改善,则须考虑停止 NPPV 并改用 IPPV14。 在 NPPV 初期应鼓励患者尽量持续使用 NPPV,直至病情改善 。 若在应用 NPPV 过程中出现下列情况,即认为 NPPV 失败:①病情明显恶化,呼吸困难和血气指 标无明显改善;②出现新的症状或并发症,如气胸、误吸、痰液严重潴留且排除 *龋虎刍颊哐现夭荒褪埽虎苎鞫ρР晃榷ǎ虎菀馐蹲刺窕 对于 NPPV 有效者何时停机尚无统一标准,临床状况改善,并且病情稳定即 可考虑逐渐撤离 NPPV。总的来说,NPPV 较 IPPV 使用更为灵活,可根据病情间断 使用,也可采用逐渐降低压力支持和/或逐渐延长 NPPV 停用时间的方法撤离。 5. 常见不良反应及防治方法 . 1) 严重胃肠胀气:主要是因为气道压力高(>25cmH2O 时有可能超过食道贲 门的压力)或张口呼吸、反复咽气引起。有明显胃肠胀气者,可考虑采取以下措 施 51:避免碳酸饮料摄入,避免吸气压>25cmH2O,放置胃管持续引流,间断应用 NPPV。 2) 误吸:口咽部分泌物或呕吐物误吸可以引起肺部感染、呼吸衰竭加重等 严重的后果。应注意患者体位、防治胃肠胀气等。 3) 口鼻咽干燥:多见于使用鼻罩又有经口漏气时,寒冷季节尤为明显。避免 漏气(能够明显降低通过口咽部的气流量)和间歇喝水通常能够缓解症状, 也可使 用加温湿化器。 然而,由于水蒸汽冷凝的作用,会有较多的水在面罩和管道内沉积; 也有患者诉闷热不适。因此应该根据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而选用。 4) 面罩压迫和鼻面部皮肤损伤:轻度的面罩压迫感比较常见
52 11

。合理地调

整面罩的位置﹑选用适合患者脸型的硅胶或气垫面罩以及调整固定带的张力(能 避免漏气的最低张力)可以减轻面罩的压迫症状。鼻梁皮肤损伤比较少见,主要 是因为长时间压迫引起。间歇松开面罩或轮换使用不同类型的面罩,避免长期压 迫同一位置,可以避免此并发症。此外,我国自行研制的硅胶面膜型面罩具有良 好的防漏气性,比较适合国人面型 50,53。 5) 排痰*篘PPV 易致痰液粘稠使痰液排出困难,往往与患者通气需求较
10

大,或伴有较大漏气量,使总的通气量过大而不能充分湿化有关。应保证足够的 液体量,少量多次饮水,应用功能较强的主动加温湿化器,间歇让患者主动咳嗽 (将呼吸机与面罩的连接暂时断开),保证痰液引流通畅。此外,还可进行胸部物 理治疗以辅助患者排痰。NPPV 不应影响患者的正常饮水、咳痰、进食等。 6) 恐惧(幽闭症):部分患者对带面罩,尤其是口鼻面罩有恐惧心理,导致紧 张或不接受 NPPV 治疗。合适的教育和解释通常能减轻或消除恐惧。观察其他患 者成功地应用 NPPV 治疗,有利于提高患者的信心和接受性。 7) 气压伤:对于合并肺大疱患者应警惕。以维持基本通气为目标,不应过 分追求通气状况的改善而提高气道压力。

治疗初期应密切监测生命体征和血气, 推荐意见 9:在 AECOPD 应用 NPPV 治疗初期应密切监测生命体征和血气,根据患 者治疗反应调整治疗方案, 小时仍无改善, 者治疗反应调整治疗方案,2-4 小时仍无改善,则考虑改换其他治 疗方法。 推荐级别: 疗方法。[推荐级别:D 级]

三、有创正压机械通气
(一) 适应证

对于AECOPD患者, 早期NPPV的干预明显减少了IPPV的使用16-24, 但对于有NPPV 禁忌或使用NPPV失败的严重呼吸衰竭患者,一旦出现严重的呼吸形式、意识、 血流动力学等改变,应及早插管改用IPPV。具体指征见表3。

AECOPD患者行有创正压通气的适应证 表3 AECOPD患者行有创正压通气的适应证

11

危及生命的低氧血症(PaO2小于50mmHg或PaO2/FiO2<200 mmHg) PaCO2进行性升高伴严重的酸中毒(pH≤7.20) 严重的神志*ㄈ缁杷⒒杳曰蜈尥 严重的呼吸窘迫症状(如呼吸频率>40次/分、矛盾呼吸等)或 呼吸抑制(如呼吸频率<8次/分) 血流动力学不稳定 气道分泌物多且引流*辣;すδ苌ナ NPPV治疗失败的严重呼吸衰竭患者

(二)

人工气道的建立

AECOPD 患者行 IPPV 时,人工气道应首选气管插管,其常见途径包括经鼻气 管插管和经口气管插管。经鼻气管插管时,患者耐受性较好,患者可经口饮食, 插管留置时间长,且口腔护理方便,但其操作技术需求较高,且鼻窦炎的发生率 较高
54-58

。经口气管插管操作相对简单,管径较粗,便于痰液引流,鼻窦炎的发

生率较低。有研究显示鼻窦炎的发生与呼吸机相关性肺炎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对 病死率无显著影响 54。所以,AECOPD 患者行 IPPV 治疗时,人工气道宜选经口气 管插管。 气管切开主要用于长期机械通气患者,头部外伤、上呼吸道狭窄或阻塞的患 者,或解剖死腔占潮气量较大的患者,如单侧肺或一侧肺严重毁损。虽然对于需 长期机械通气的患者早期气管切开能降低机械通气时间及住 ICU 时间 59-61,但气 管切开后可能发生气管狭窄, 对于可能因反复呼吸衰竭而需要多次接受人工通气 的 COPD 患者而言,再次实施气管插管或气管切开皆非常困难,因此应严格掌握 气管切开的指征,原则上应尽量避免气管切开;若需行气管切开,可选经皮扩张 气管切开术(percutaneous dilational tracheostomy)62,63。

10: 患者建立人工气道应首选经口气管插管。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 10:对于 AECOPD 患者建立人工气道应首选经口气管插管。[推荐级别: D 级]

12

(三)

通气模式的选择与参数调节

1. 通气模式的选择 在通气早期,为了使呼吸肌得到良好的休息,使用控制通气较为合适,但需 尽量减少控制通气的时间,以避免大量镇静剂的使用和肺不张、通气血流比失调 及呼吸肌废用性萎缩的发生
64,65

。一旦患者的自主呼吸有所恢复,宜尽早采用辅

助通气模式,保留患者的自主呼吸,使患者的通气能力得到锻炼和恢复,为撤机 做好准备。 常用的通气模式包括辅助控制模式(A/C) 、同步间歇指令通气(SIMV)和压 力支持通气(PSV) ,也可试用一些新型通气模式,如比例辅助通气(PAV)等。 其中 SIMV+ PSV 和 PSV 已有较多的实践经验,临床最为常用。PSV 的吸气触发、 吸气流速和吸呼切换三个环节均由患者控制,人机协调性好,患者感觉舒适,所 以上机早期即可考虑单独应用,或与低频率的 SIMV 联用,这样有利于及时动员 自主呼吸能力。PAV 尚处于探索阶段,显示了一定的应用前景 66。 2. 通气参数的调节 DPH 和 PEEPi 的存在是导致呼吸衰竭的最重要的呼吸力学改变,为缓解其不 利影响,可采取限制潮气量和呼吸频率、增加吸气流速等措施以促进呼气,同时 给予合适水*的 PEEPe,降低吸气触发功耗,改善人机的协调性。 潮气量( 或气道压力(Paw) 1) 潮气量(VT)或气道压力(Paw) 目标潮气量达到 6~8ml/kg 即可,或使*台压不超过 30cmH2O 和/或气道峰压 不超过 35-40cmH2O,以避免 DPH 的进一步加重和气压伤的发生 67;同时要配合一 定的通气频率以保证基本的分钟通气量,使 PaCO2 值逐渐恢复到缓解期水*,以 避免 PaCO2 下降过快而导致的碱中毒的发生。 通气频率( 2) 通气频率(f) 需与潮气量配合以保证基本的分钟通气量,同时注意过高频率可能导致 DPH 加重,一般 10-15 次/分即可。 吸气流速(flow) 3) 吸气流速(flow) 一般选择较高的峰流速(40-60L/min) ,使吸呼比(I:E)≤1:2,以延长呼 气时间,同时满足 AECOPD 患者较强的通气需求 68,降低呼吸功耗 69,并改善气体
70 交换 。

13

临床中常用的流速波形主要是递减波、方波和正弦波。对于 COPD 患者,递 减波与其他两种波形相比,具有能降低气道压、减少死腔量和降低 PaCO2 等优点
71

。 PEEP(PEEPe) 4) 外源性 PEEP(PEEPe) 加用适当水*的 PEEPe 可以降低 AECOPD 患者的气道与肺泡之间的压差,从

而减少患者的吸气负荷, 降低呼吸功耗, 改善人机协调性

5, 72-74

。 控制通气时 PEEPe

一 般 不 超过 PEEPi 的 80% , 否则 会 加重 DPH75 , 76 。 临 床可采 用 呼 气阻 断 法 (expiration hold)测量静态 PEEPi。临床也可常采用以下方法进行设定:在 定容通气条件下从低水*开始逐渐地增加 PEEPe,同时监测*台压,以不引起* 台压明显升高的最大 PEEPe 为宜 77。 吸氧浓度( 5) 吸氧浓度(FiO2) 通常情况下,AECOPD 只需要低水*的氧浓度就可以维持基本的氧合。若需要 更高水*的氧浓度来维持患者基本的氧合,提示存在合并症和/或并发症,如肺 不张、肺栓塞、气胸、心功能不全等。

推荐意见11: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尽早选用辅助通气模式。 推荐意见11: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尽早选用辅助通气模式。[推 11 AECOPD患者应尽早选用辅助通气模式 荐级别: 荐级别:D级] 推荐意见12: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采取限制潮气量和呼吸频率、 推荐意见12: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采取限制潮气量和呼吸频率、 12 AECOPD患者应采取限制潮气量和呼吸频率 增加吸气流速等措施以促进呼气。 推荐级别: 增加吸气流速等措施以促进呼气。[推荐级别:D级] 推荐意见13: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给予合适水*的外源性PEEP。 推荐意见13: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给予合适水*的外源性PEEP。 13 AECOPD患者应给予合适水*的外源性PEEP [推荐级别:D级]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14: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避免PaCO2值下降过快。 推荐意见14: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避免PaCO2值下降过快。[推 14 AECOPD患者应避免PaCO2值下降过快 荐级别: 荐级别:E级]

(四)

监测

1、呼吸力学的监测 1)气道压:应严密监测和限制气道峰压(<35-40cmH2O)和*台压(< ,以避免气压伤的发生。气道峰压的变化主要受气道阻力、胸肺弹性阻 30cmH2O) 力和 PEEPi 的影响,而*台压主要受胸肺弹性阻力和 PEEPi 的影响,后者可通过

14

吸气阻断法(inspiration hold)测量。对于 AECOPD 患者,若在机械通气过程 中若出现气道峰压增加,提示患者气道阻力的增加和/或 DPH 加重的可能,但若 同时出现*台压的同步增高,则 DPH 加重是致气道压增加的主要原因。 2)PEEPi: PEEPi 的形成主要与患者气道阻力的增加、肺部弹性回缩力的下 降、呼气时间缩短和分钟通气量增加等有关。可以根据患者临床症状、体征以及 呼吸循环监测情况来判断 PEEPi 存在的可能性: ①呼吸机检测示呼气末有持续的 气流;② 患者出现吸气负荷增大的征象(如“三凹征”等)以及由此产生的人 机的不协调;③难以用循环系统疾病解释的低血压;④容量控制通气时峰压和* 台压的升高。若需准确地测量 PEEPi,可以采用呼气末气道阻断法(expiration hold)和食道气囊测压法。 3)气道阻力(Raw) :气道阻力的变化往往通过上述气道压力的变化得以反 映。为准确测量,需在完全控制通气条件下通过吸气阻断法来测量。与气道压相 比,影响 Raw 的因素较少,能更准确地用于判断患者对治疗的反应,如用于对支 气管扩张剂疗效的判断。 2、气体交换的监测 应使用常规气体交换监测手段,包括血气分析、呼出气 CO2 监测等,来指导 通气参数调节。尤其要注意 pH 和 PaCO2 水*的监测,避免 PaCO2 下降过快而导致 的严重碱中毒的发生。

推荐意见15: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加强对气道压、PEEPi和气体 推荐意见15:对接受有创正压通气的AECOPD患者应加强对气道压、PEEPi和气体 15 AECOPD患者应加强对气道压 交换功能的监测。[推荐级别:E级] 交换功能的监测。 推荐级别:

(五)
1、气压伤

常见并发症

气压伤的常见类型包括肺间质气肿(pulmonary interstial emphysema,PIE) 、 皮下气肿、纵隔气肿和气胸等。其中 PIE 是气压伤的早期表现,在临床中会发现 相当一部分患者仅表现为 PIE、纵隔气肿或皮下气肿而未出现气胸,正确的识别 和处理 PIE 对预防气压伤的进一步加重具有重要意义。 气压伤的发生除受气道压力和潮气量的影响外,还与基础疾病也有密切的联

15

系 78。 ,由于存在 DPH 和肺组织本身的病变特点(如肺气肿、肺大泡等) ,AECOPD 患者发生气压伤的风险明显增加。 因此应在保证患者基本通气和氧合的条件下限 制气道压力和潮气量,预防气压伤的发生 。最*一项研究亦显示在对气道压和 潮气量进行限制后,COPD 患者的气压伤的发生率可降至 2.9%78。 2、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 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 COPD 是发生 VAP 的一项独立危险因素 ,而且此类患者一旦行 IPPV,其气管 插管的时间较长,易发生 VAP。由于 VAP 使患者住 ICU 时间延长,死亡风险显著 增加 ,因此预防 VAP 的发生对改善 AECOPD 患者的预后具有重要意义。VAP 预防 措施主要包括:经口气管插管,半卧位,声门下分泌物的引流,人工鼻(HME) , 有创-无创序贯通气辅助撤机等 81,10-13。 3、人机对抗 AECOPD 患者出现人机对抗除与患者本身的病情变化和呼吸机及人工气道故 障有关外,还常见于通气模式和参数设置的不当,包括 PEEPe、潮气量、峰流速 和流速波形等。人机不协调会进一步加重 DPH,进而出现低血压、休克等严重的 并发症; 增加呼吸功耗, 加重呼吸肌疲劳; 呼吸频率增快, 出现呼吸性碱中毒等。 出现人机不协调后, 应在保证患者基本通气和氧合的条件下积极查找原因并加以 处理。
80 79 78

(六)

有创正压通气的撤离

当患者满足以下条件时,可考虑进行撤机:①引起呼吸衰竭的诱发因素得到 有效控制:这是撤机的先决条件,应仔细分析可能的诱发因素并加以处理;②神 志清楚,可主动配合;③自主呼吸能力有所恢复;④通气及氧合功能良好: PaO2/FiO2>250mmHg,PEEP<5-8cmH2O,pH>7.35,PaCO2 达缓解期水*;⑤血流 动力学稳定:无活动性心肌缺血,未使用升压药治疗或升压药剂量较小。 当患者满足上述条件后,可逐渐降低部分通气支持模式的支持力度,而增加 患者的自主呼吸成分,直至过渡到完全自主呼吸。常用的部分支持通气模式包括 SIMV+PSV和PSV模式。在运用SIMV+PSV模式撤机时,可逐渐降低SIMV的指令频率, 然后再降低压力支持水*, 直至能克服气管插管阻 当调至2~4次/分后不再下调, 力的压力水*(5~7cmH2O),稳定4~6小时后可脱机。单独运用PSV模式撤机时,

16

压力支持水*的调节可采取类似方法。与其他撤机方式相比,SIMV可能会增加撤 机的时间,不宜单独运用于撤机
82,83



自主呼吸试验(spontaneous breathing trial,SBT)是指导撤机的常用方 法之一。但对于部分SBT成功的AECOPD患者,尤其是长期机械通气者,在拔管后 48小时内仍需重新气管插管82-86。因此,SBT只可作为AECOPD撤机前的参考。 35%~67%的COPD患者存在撤机困难
87,88

,其59%的机械通气时间用于撤机,需

逐步撤机89。造成这些患者撤机困难的主要原因是呼吸泵功能和呼吸负荷之间的 不*衡,表现为撤机过程中呼吸肌肌力下降、中枢驱动增强、PEEPi和气道阻力增 加等90,91,亦可由于营养不良92、心功能不全93和呼吸机依赖等因素造成。所以, 对于撤机困难的COPD患者, 在逐渐降低通气支持水*和逐渐延长自主呼吸时间的 的同时,还应积极地为撤机创造条件:①增强呼吸泵的功能:保持适宜的中枢驱 动力、加强呼吸肌肌力和耐力的训练、避免电解质紊乱和酸碱失衡等;②减少呼 吸肌负荷:如降低PEEPi和气道阻力、减少DPH的形成、避免人工鼻的使用 等; ③加强营养支持;④对于有心功能不全的患者,在撤机过程中可适当地使用扩血 管、利尿等药物改善患者的心功能;⑤加强心理支持,增强患者对撤机的信心。 *年来,国内外学者将NPPV运用于辅助撤机,发现这种早期拔管改为NPPV 的方法,可以显著提高撤机成功率,缩短IPPV和住ICU的时间,降低院内感染率, 并增加患者存活率10-13,95,96。 患者能脱离呼吸机并不意味着能拔除气管内导管。 在拔管前应确认患者的咳 嗽反射正常,可以有效地清除气管内分泌物和防止误吸,无明显喉水肿等导致气 道阻塞的临床倾向方可考虑拔管。拔管后需密切监测患者生命体征、神志和氧合 状态的变化,鼓励患者咳嗽排痰,禁食2小时以上,以防止误吸的发生。若拔管 后出现气道阻塞、呼吸窘迫、喘鸣、血气指标的严重恶化等情况需及时重新气管 插管。
94

推荐意见16:AECOPD患者撤机前应确保引起呼吸衰竭的诱发因素得到有效控制。 推荐意见16:AECOPD患者撤机前应确保引起呼吸衰竭的诱发因素得到有效控制。 16 患者撤机前应确保引起呼吸衰竭的诱发因素得到有效控制 [推荐级别:E级]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17:对AECOPD患者应注意纠正呼吸泵功能与呼吸负荷间的失衡。[推荐 推荐意见17: AECOPD患者应注意纠正呼吸泵功能与呼吸负荷间的失衡。 17 患者应注意纠正呼吸泵功能与呼吸负荷间的失衡 级别: 级别:E级]

17

推荐意见18:在AECOPD患者拔管前,应对其咳嗽功能进行评估。[推荐级别:E 推荐意见18: AECOPD患者拔管前,应对其咳嗽功能进行评估。 推荐级别 18 患者拔管前 级]

四、无创正压通气在AECOPD患者撤机中的应用 无创正压通气在AECOPD患者撤机中的应用 AECOPD
采取NPPV辅助撤机的方法,是指接受IPPV的急性呼吸衰竭患者,在未达到脱 机后能有效自主呼吸的撤机标准之前即脱离IPPV,去除人工气道, 继之施行NPPV。 国内外已有多项RCT证实采取这种方法 方法可显著提高AECOPD患者的撤机成功率,缩 方法 短IPPV和住ICU的时间,降低院内感染率,增加患者存活率10-13。 (一) 无创正压通气在 AECOPD 患者撤机中的临床价值 缩短留置气管内导管的时间, 1. 缩短留置气管内导管的时间,减少人工气道相关并发症 * 30% 的 急 性 呼 吸 衰 竭 患 者 在 行 IPPV 病 情 得 到 控 制 后 需 要 逐 步 撤 机 (weaning),而无法耐受截然脱机(withdraw)82,而在AECOPD行IPPV的患者需要逐 步撤机的比例更高达35%~67%87,88。延长IPPV时间会带来许多并发症,如气道损 伤、呼吸机依赖,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由于带有气管内导管,可造成细菌*-支 气管树移行、气囊上滞留物下流,加之吸痰等气道管理操作污染、呼吸机管道污 染等,造成呼吸机相关肺炎(VAP),使病情反复、上机时间延长和撤机困难97,98 , 而VAP的死亡率较普通院内获得性肺炎(HAP)高2~10倍。鉴于气管内导管在VAP 发 生 中 的 关 键 作 用 , 有 人 提 出 将 之 改 称 为 人 工 气 道 相 关 肺 炎 (artificial airway-associated pneumonia)99 。若能在保证通气效果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缩 短留置气管内导管的时间,将有助于减少人工气道相关并发症,这就使采取NPPV 辅助撤机成为实际需要。 提供正压通气支持, 2. 提供正压通气支持,避免再插管 NPPV与IPPV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建立有创人工气道,而两者的正压通气原理 则是相同的,与IPPV时相比,NPPV同样可以有效地降低呼吸功耗和改善气体交换
100

。因此,可以将机械通气的治疗作用分为两个方面:人工气道的治疗作用(引流

气道分泌物、防止误吸、保证有力的呼吸支持)和呼吸机的正压通气作用。由于 NPPV技术引入急性呼吸衰竭的治疗,使建立人工气道和行正压通气不再必然联系

18

在一起,这使采取NPPV辅助撤机在技术上成为可能。 撤机后48小时内再插管率在5%~15%之间 。再插管使患者住ICU的时间明显 延长,院内感染率及院内死亡率都显著增加
102,103 101

。所以,应尽量避免撤机后再插

管的发生。对于AECOPD患者拔管后是否需立即改用NPPV以降低再插管率,目前尚 无前瞻性的对照研究证实。但早期应用NPPV干预轻中度呼吸功能不全的AECOPD, 能显著降低气管插管率
16-24

。而对于满足传统撤机标准撤机后立即使用NPPV的患

者,其ICU病死率显著降低,亚组分析显示NPPV的这种治疗作用在具有慢性肺疾 病的患者更突出 。如果在撤机后等到呼吸衰竭加重再使用NPPV,其死亡率显著 高于常规治疗(25% vs 14%)105。因此,对于尚未达到传统撤机标准而提前拔管 的患者,更有早期应用NPPV的需要,而不必等到呼吸衰竭明显加重时才给予NPPV 干预。 (二) 采取无创正压通气辅助撤机的实施 成功实施NPPV辅助撤机的关键在于:病情评估,IPPV与NPPV切换点的把握, NPPV的规范操作。 适合采取 NPPV 辅助撤机的病例首先应具备如前所述应用 NPPV 的基本条件。 再者,由于 NPPV 的通气支持水*有限,对于基础肺功能很差而需较高呼吸支持 水*的病例也不适合。因此,在所有采取 NPPV 辅助撤机的 RCT 中
10-13 104

,均有较明

确的病例入选与排除标准。在国内进行的一项研究中 12,要求入选患者年龄不超 过 85 岁,*一年内生活能基本自理,并且存在以下情况之一则予以排除:严重 的心、脑、肝、肾功能衰竭,严重营养不良,严重且难以纠正的电解质紊乱,导 致无法佩带鼻/面罩的上气道或面部损伤,咳嗽反射极弱或咯痰无力等。 实施 NPPV 辅助撤机的另一个关键是正确把握 IPPV 转为 NPPV 的切换点。 由于 COPD 急性加重主要是由支气管-肺部感染引起, AECOPD 患者建立有创人工气道有 效引流痰液并合理应用抗生素后,在 IPPV5~7 天时支气管-肺部感染多可得到控 制,临床上表现为痰液量减少、粘度变稀、痰色转白、体温下降、白细胞计数降 低、*现-肺部感染影消退,这一肺部感染得到控制的阶段称为“肺部 感染控制窗(pulmonary infection control window,PIC window)。PIC 窗是 ” 支气管-肺部感染相关的临床征象出现好转的一段时间,出现 PIC 窗后若不及时 拔管,则很有可能随插管时间延长并发 VAP。出现 PIC 窗时患者痰液引流问题已

19

不突出,而呼吸肌疲劳仍较明显,需要较高水*的通气支持,此时撤离 IPPV, 继之 NPPV,既可进一步缓解呼吸肌疲劳,改善通气功能,又可有效地减少 VAP, 改善患者预后 。 国外的两项研究 10-11 在IPPV早期以T 管撤机试验为标准,对撤机试验失败的 患者行NPPV辅助撤机。 对肺部感染不显著的COPD患者可采用此法,而支气管-肺部 感染明显的患者,以PIC窗的出现作为切换点,更符合COPD急性加重的治疗规律。 由于患者提前拔管后还合并有较明显的呼吸肌疲劳和呼吸功能不全, 往往还 需要较长时间的使用NPPV。因此,规范操作NPPV能保证患者从中获得最佳呼吸支 持,是成功实施NPPV辅助撤机另一重要方面。
96

19: 患者早期拔管的有效手段。 推荐级别: 推荐意见 19:无创正压通气是 AECOPD 患者早期拔管的有效手段。 [推荐级别: B 级] 20: 对于支气管患者, 推荐意见 20: 对于支气管-肺部感染为诱发加重因素的 AECOPD 患者,可以肺部感 染控制窗作为有创通气与无创通气的切换点。 推荐级别: 染控制窗作为有创通气与无创通气的切换点。 [推荐级别: 级] B

编写人员:王辰,刘大为, 修明,邱海波,马晓春,黎毅敏,杜斌,詹庆元, 编写人员:王辰,刘大为,席修明,邱海波,马晓春,黎毅敏,杜斌,詹庆元,解立新

参考文献
1. 2. 3. Global Initiative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 (GOLD) 2005. www.goldcopd.com. Turkington PM,Elliott MW. Rationale for the use of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in chronic ventilatory failure. Thorax, 2000, 55: 417-423. International Consensus Conferences in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in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1, 163: 283-291. RossiA , Polese G, Brandi G, et al. Intrinsic positive end expiratory pressure (PEEPi). Intensive Care Med, 1995, 21: 522-536. 孔维民, 王辰, 杨媛华, 等. 外源性呼气末正压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呼吸功的影响. 中华内科杂志, 2001, 40: 385-389. Ninane V, Yernault JC, Troyer AD, et al. Intrinsic PEEP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role of expiratory muscles. Am Rev Respir Dis, 1993, 148: 1037-1042. Collaborative Research Group of Noninvasive Mechanical Ventilation for Chronic

4. 5. 6. 7.

20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Early use of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for acute exacerbation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 multicentr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hin Med J , 2005, 118(24):2034-40. Elliott MW.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British Medical Bulletin, 2004;,72: 83-9 曹志新,王辰.无创机械通气的应用范围及指征.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02, 25 :136-137. Nava S, Ambrosino N, Clini E, et al. Noninvasive mechanical ventilation in the weaning of patients with respiratory failure due to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nn Intern Med, 1998,128(9):721–728. Ferrer M, Esquinas A, Arancibia F,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during persistent weaning failure: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3,168(1):70–76. 有创-无创序贯机械通气多中心协作组.以“肺部感染控制窗”为切换点行有创与无创序惯 性通气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所致严重呼吸衰竭的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中华结 核和呼吸杂志,2006,29(1):14-18. 郑瑞强,刘玲,杨毅,等. 有创无创序贯机械通气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所致急性呼吸衰竭的 研究.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05,14:21-25. British Thoracic Society Standards of Care Committee.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in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Thorax, 2002, 57:192-211. Keenan, SP, Sinuff T, Cook DJ, et al.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Benefit from Noninvasive Positive-Pressure Ventil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n Intern Med, 2003,138: 861-870. Bott J, Carroll MP, Conway JH, et al.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nasal ventilation in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due to chronic obstructive airway disease. Lancet, 1993, 341:1555-1557. Kramer N, Meyer TJ, Meharg J, et al. Randomized, prospective trial of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in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5, 151:1799-1806. Brochard L, Mancebo J, Wysocki M,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acute exacerbation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N Engl J Med, 1995, 333:817-822. Celikel T, Sungur M, Ceyhan B, et al. Comparison of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with standard medical therapy in hypercapnic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Chest, 1998, 14(6):1636–1642. Avdeev SN, Tret'iakov AV, Grigor'iants RA, et al. Study of the use of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of the lungs in acute respiratory insufficiency due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nesteziol Reanimatol,1998,3:45-51. Plant PK, Owen JL, Elliott MW. Early use of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acute exacerbation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on general respiratory wards: a multicentr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 2000, 355:1931-1935. Martin TJ, Hovis JD, Costantino JP, et al. A Randomized, Prospective Evaluation of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 161: 807–813. Thys F, Roeseler J, Reynaert M,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Eur Respir J, 2002, 20: 545–555. Delcastillo D, Barrot E, Laserna E, et al.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for acute

21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respiratory failure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in a general respiratory ward. Med Clin (Barc), 2003, 120(17):647-51. Keenan SP, Kernerman PD, Cook DJ, et al. Effect of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on mortality in patients admitted with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a meta analysis. Crit Care Med, 1997, 25(10):1685–1692. Peter JV, Moran JL, Phillips-Hughes J,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in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a meta-analysis update. Crit Care Med, 2002, 30(3):555–562. Lightowler JV, Wedzicha JA, Elliott MW, et al.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to treat respiratory failure resulting from exacerbations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chrane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MJ. 2003, 326: 185–189. Hill NS.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Respir Care, 2004, 49(1): 72–87. Bardi G, Pierotello R, Desideri M, et al. Nasal ventilation in COPD exacerbations: early and late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controlled study. Eur Respir J, 2000, 15: 98-104. Mehta S , Hill NS.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1, 163: 540-577. Diaz O, Begin P, Torrealba B,et al. Effects of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on lung hyperinflation in stable hypercapnic COPD. Eur Respir J, 2002, 20: 1490–1498. 金发光,钱桂生,谢永宏,等.无创与有创正压通气对危重肺心病呼吸衰竭患者的疗效评价. 中国急救医学, 2004, 24:90-91. 王导新,张婷,陈贵华,等.有创与无创机械通气对重度Ⅱ型呼吸衰竭的随机对照研究. 中 国急救医学, 2006, 26:64-65. Conti G, Antonelli M, Navalesi P, et al. Noninvasive vs. conventional mechanical ventilation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fter failure of medical treatment in the ward: a randomized trial. Intensive Care Med,2002, 28(12):1701-7. Squadrone E,Frigerio P,Fogliati C.Noninvasive vs invasive ventilation in COPD patients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deemed to require ventilatory assistance. Intensive Care Med, 2004, 30:1303–1310. 朱华栋,于学忠,周玉淑,等.无创正压通气在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性脑病时的应用研 究.中国急救医学, 2000, 20:511-513. Confalonieri M, Garuti G, Cattaruza MS. A chart of failure risk for NIV in patients with COPD exacerbation. Eur Respir J, 2005, 25:1130-1. Scala R, Naldi M, Archinucci I, et al.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in patients with acute exacerbations of COPD and varying levels of consciousness. Chest, 2005, 128:1657-1666. 朱光发,周新,钮善福,等. 应用无创面罩通气治疗拒绝插管的重度高碳酸血症呼吸衰竭患 者.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03, 26:381-382. Levy M, Tanios MA, Nelson D,et al.Outcomes of patients with do-not-intubate orders treated with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Crit Care Med. 2004;32(10): 2002-7. Guilherme S, Neila A, Kacmarek RM.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reverses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in select "do-not-intubate" patients. Critical Care Medicine. 2005. 33(9):1976-1982 Mehta S, McCool FD, Hill NS. Leak compensation in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ors: a lung model study. Eur Respir J, 2001, 17: 259–267. Stell IM, Paul G, Lee KC,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or triggering in chronic obstructive

22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pulmonary disease. A test lung comparis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1, 164: 2092-7. Elliot MW. The interface: Crucial for successfu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Euro Resp J, 2004, 23:7-8. Schettino GPP, Tucci MR, Sousa E. Mask mechanics and leaks dynamics during non invasive pressure support ventilation: a bench study. Intensive Care Med, 2001, 27: 1887-9. Ferguson GT, Gilmartin M. CO2 rebreathing during BiPAP ventilatory assistance.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5, 151(4):1126– 1135. 彭渤,王东,张波,等.无创正压通气治疗时不同呼气阀对二氧化碳重复呼吸的影响.中华结 核和呼吸杂志, 2005, 28(12):875-876. 陈荣昌,张秀燕,何国清,等。改进面罩通气对无创面罩通气的死腔效应的影响.中华结 核和呼吸杂志,2000,23(12):734-736.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临床呼吸生理及ICU学组.无创正压通气临床应用中的几点建 议.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2,25(3):130-134. 朱蕾. 无创机械通气治疗呼吸衰竭.中华医学杂志,2004, 84:435-437. De Keulenaer BL ,De Backer A , Schepens DR ,et al . Abdominal compartment syndrome related to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Inten Care Med , 2003 ,29 (7) :1172-1181. Hill NS. Complications of noninvasive positive pressure ventilation. Respir Care, 1997, 42: 432-42. 郭忠良, 梁永杰,钮善福,等.随弃式鼻(面) 罩在呼吸衰竭患者机械通气治疗中的应用研究. 中国急救医学,2001, 21:360. Holzapfel L, Chevret S, Madinier G, et al. Influence of long-term oro- or nasotracheal intubation on nosocomial maxillary sinusitis and pneumonia: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Crit Care Med,1993,21:1132-1138. Salord F, Gaussorgues P, Marti-Flich J,et al. Nosocomial maxillary sinusitis dur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 prospective comparison of orotracheal versus the nasotracheal route for intubation. Intensive Care Med,1990,16:390-393. Michelson A, Kamp HD, Schuster B. Sinusitis in long-term intubated, intensive care patients: nasal versus oral intubation. Anaesthesist,1991,40:100-104. Bach A, Boehrer H, Schmidt H, et al. Nosocomial sinusitis in ventilated patients. Nasotracheal versus orotracheal intubation. Anaesthesia,1992,47:335-339. Rouby JJ, Laurent P, Gosnach M, et al. Risk factors and clinical relevance of nosocomial maxillary sinusitis in the critically il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4,150:776-783. Rumbak MJ, Newton M, Truncale T, et al: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comparing early percutaneous dilational tracheotomy to prolonged translaryngeal intubation (delayed tracheotomy) in critically ill medical patients. Crit Care Med,2004, 32:1689-1694. Griffiths J, Barber VS, Morgan L, et al.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studies of the timing of tracheostomy in adult patients undergoing artificial ventilation.BMJ,2005,330:1243. Arabi Y,Haddad S,Shirawi N,et al. Early tracheostomy in intensive care trauma patients improves resource utilization: a cohort study and literature review. Crit are,2004,8:R347-52. Friedman Y, Fildes J, Mizock B, et al: Comparison of percutaneous and surgical tracheostomies.Chest 1996; 110:480–485. Gysin C, Dulguerov P, Guyot JP, et al: Percutaneous versus surgical tracheostomy: A double-blind randomized trial. Ann Surg 1999; 230:704–714.

23

64. Tokics L, Hedenstierna G, Svensson L, et al. V/Q distribution and correlation to atelectasis in anesthetized paralyzed humans. J Appl Physiol, 1996, 81:1822-1833. 65. Downs JB, Klein EF, Desautels D. Intermittent mandatory ventilation: a new approach to weaning patients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s. Chest, 1973,64:331–335. 66. 叶俏,王辰,童朝辉等.比例辅助通气临床应用的方法学和疗效学评价.中华结核与呼吸杂 志, 2000,4:228-231. 67. Tuxen D, Lane S. The effects of ventilatory pattern on hyperinflation, airway pressures, and circulation in mechanical ventilation in patients with airflow obstruction. Am Rev Respir Dis,1987,136: 872-879. 68. Del Rosario N, Sassoon CS, Chetty KG,et al.Breathing pattern during acute respiratory failure and recovery. Eur Respir J ,1997,10(11):2560–2565. 69. Bonmarchand G, Chevron V, Chopin C, et al. Increased initial flow rate reduces inspiratory work f breathing during pressure support ventilation in patients with exacerba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Intensive Care Med,1996,22(11):1147–1154. 70. Connors AF Jr, McCaffree DR, Gray BA. Effect of inspiratory flow rate on gas exchange dur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m Rev Respir Dis,1981,124(5):537-543. 71. Yang SC, Yang SP. Effects of inspiratory flow waveforms on lung mechanics, gas exchange, and respiratory metabolism in COPD patients dur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Chest, 2002, 122(6):2096-104. 72. Smith TC, Marini JJ. Impact of PEEP on lung mechanics and work of breathing in severe airflow obstruction. J Appl Physiol,1988,65(4):1488-1499. 73. Petrof BJ, Legare M, Goldberg P, et al. 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reduces work of breathing and dyspnea during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in severe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m Rev Respir Dis, 1990, 141(2):281–289. 74. Guerin C, Milic-Emili J, Fournier G. Effect of PEEP on work of breathing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COPD patients. Intensive Care Med, 2000, 26(9):1167-1169. 75. Georgopoulos D, Giannouli E, Patakas D. Effects of extrinsic positive end-expiratory pressure o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nd dynamic hyperinflation. Intensive Care Med , 1993,19(4):197–203. 76. Ranieri VM, Giuliani R, Cinnella G, et al. Physiologic effects of positive end-expiratory pressur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during acute ventilatory failure and controlled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m Rev Respir Dis,1993, 147(1):5–13. 77. 王辰.临床上应重视内源性呼气末正压问题.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5,28,2:75-76. 78. Anzueto A, Frutos-Vivar F, Esteban A, et al. Incidence, risk factors and outcome of barotrauma in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 Intensive Care Med, 2004 ,30(4):612-619. 79. Cook DJ, Walter SD, Cook RJ, et al. Incidence of and risk factors for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Ann Intern Med,1999,130(12):1027-1028. 80. Heyland DK, Cook DJ, Griffith L, et al. The attributable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of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in the critically ill patient. The Canadian Critical Trials Group.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9,159:1249-56. 81. Canadian Critical Care Trials Group; Canadian Critical Care Society. Evidence-based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prevention of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Ann Intern Med,2004,141(4):305-313. 82. Brochard L, Rauss A, Benito S, et al. Comparison of three methods of gradual withdrawal

24

from ventilatory support during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4,150(4):896–903. 83. Esteban A, Frutos F, Tobin MJ, et al. A comparison of four methods of weaning patients from mechanicalventilation. Spanish Lung Failure Collaborative Group. N Engl J Med, 1995,332(6):345–350. 84. Esteban A, Alia I, Tobin MJ, et al.Effect of spontaneous breathing trial duration on outcome of attempts to discontinue mechanical ventilation. Spanish Lung Failure Collaborative Group.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9,159(2):512–518. 85. Esteban A, Alia I, Gordo F, et al. Extubation outcome after spontaneous breathing trials with T-tube or pressure support ventilation. The Spanish Lung Failure Collaborative Group.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7,156:459–465. 86. Vallverdu I, Calaf N, Subirana M, et al.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respiratory functional parameters, and outcome of a two-hour T-piece trial in patients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8,158(6):1855–1862. 87. Lemaire F. Difficult weaning. Intensive Care Med, 1993, 19: s692-s73. 88. Goldstone J , Moxham J . Assisted ventilation. 4.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Thorax, 1991, 46 :56-62. 89. Esteban A, Alia I, Ibanez J,et al. Modes of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nd weaning. A national survey of Spanish hospitals. The Spanish Lung Failure Collaborative Group. Chest, 1994, 106: 1188 - 1193. 90. Purro A, Appendini L, De Gaetano A, et al. Physiologic determinants of ventilator dependence in longterm mechanically ventilated patients.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0, 161:1115–1123. 91. Jubran A, Tobin MJ. Pathophysiologic basis of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in patients who fail a trial of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7, 155:906–915. 92. Larca L, Greenbaum DM. Effectiveness of intensive nutritional regimes in patients who fail to wean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Crit Care Med,1982,10(5):297-300. 93. Lemaire F, Teboul JL, Cinotti L,et al. Acute left ventricular dysfunction during unsuccessful weaning from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nesthesiology, 1988, 69(2):171-9. 94. Girault C, Breton L, Richard J-C, et al: Mechanical effects of airway humidification devices in difficult to wean patients. Crit care Med, 2003, 31:1306–1311. 95. Girault C, Daudenthun I, Chevron V, et al.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as a systematic extubation and weaning technique in acute-on-chronic respiratory failure: a prospective,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1999,160(1):86–92. 96. 王辰,商鸣宇,黄克武,等.有创与无创序惯性通气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所致严重呼 吸衰竭的研究.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00,23:389~390. 97. Kollef MH. The prevention of ventilator associated pneumonia. N Eng J Med, 1999, 340 :627-634. 98. Kollef MH. Avoidance of tracheal intubation as a strategy to prevent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Intensive Care Med, 1999, 25:553-555. 99. Kramer B. Ventilator-associated pneumonia in critical ill patients. Ann Int Med ,1999 ;130 :1027-1028. 100. Vitacca M, Ambrosino N,Clini E,et al. Physiological response to pressure support ventilation

25

delivered before and after extubation in patients not capable of totally spontaneous autonomous breathing.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2001, 164(4):638-41. 101. A Collective Task Force Facilitated by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hest Physicians, the merican Association for Respiratory Care, and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ritical Care Medicine.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for Weaning and Discontinuing Ventilatory Support. Respir Care,2002,47(1):69 –90. 102. Epstein SK, Ciubotaru RL,Wong JB. Effect of failed extubation on the outcome of mechanical ventilation. Chest, 1997, 112(1):186-92. 103. Torres A, Gatell JM, Aznar E, et al. Re-intubation increases the risk of nosocomial pneumonia in patients needing mechanical ventilation.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995 ,152(1):137-41. 104. Ferrer M, Valencia M,Nicolas JM,et al. Early noninvasive ventilation averts extubation failure in patients at risk: a randomized trial.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2006, 173(2):164-70. 105. Esteban A, Frutos-Vivar F, Ferguson ND, et al. Noninvasive positive-pressure ventilation for respiratory failure after extubation. N Engl J Med, 2004, 350(24):2452-60.

26


相关推荐